1. <legend id="hccfi"></legend>

  2. 當前的位置是:主頁 >> 銀行

    關于2月信貸及社融數據緣何回落未來是否還

    2019-06-09

    關于2月信貸及社融數據緣何回落、未來是否還有降準空間 央行行長易綱給出了答案

    3月11日,據人民銀行站消息,央行刊文解讀2月份金融數據:總體看,主要是由于宏觀調控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貨幣政策傳導出現邊際改善的影響,是穩健貨幣政策效果的集中體現。

    3月10日,央行公布2月金融數據。在1月社融數據明顯增長超出預期之后,2月金融數據不及市場預期。

    數據顯示,截至2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186.74萬億元,同比增長8%,預期為8.4%,前值為8.4%;2月份新增人民幣貸款8858億元,預期9500億元;2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7030億元,預期1.3萬億元,比預期少了約6000億元,2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同比增長10.1%。

    對此,央行方面表示,2月份主要金融數據較1月份有所放緩,主要是春節因素導致的季節性波動,符合歷史規律,屬于正常情況。由于我國春節假期不固定,比較特殊,金融數據受春節季節性因素的影響較大,應當把一二月份甚至是一季度的數據統籌觀察。

    社融規模:

    2月增7030億元,比上年同期少4847億元

    數據顯示,2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7030億元,比上年同期少4847億元。截至2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05.68萬億元,同比增長10.1%。

    對比1月份的數據,社融規模增量高達4.64萬億元,同比多增1.56萬億元,2月份數據大大低于預期。

    3月10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會上表示:“1月份社融增速相對高一些,這明顯是季節因素。所以,我們要把前兩個月的數綜合起來看。”

    綜合2019年前兩個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5.31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05萬億元。

    央行方面對此解讀稱,2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同比增長10.1%,增速連續兩個月高于去年末。今年以來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出現回升,主要是由貸款同比多增較多、債券融資大幅增加、委托貸款降幅縮小等推動。

    具體從結構上看,前兩個月,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4.33萬億元,同比多增6259億元;對實體經濟發放的外幣貸款折合人民幣增加238億元,同比少增115億元;委托貸款減少1208億元,同比少減251億元;信托貸款增加308億元,同比少增763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增加683億元,同比少增860億元。前兩個月,委托貸款、信托貸款、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合計減少217億元。

    直接融資方面,企業債券凈融資5546億元,同比多3740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凈融資2859億元,同比多2751億元;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408億元,同比少471億元。

    央行表示,社會融資規模中的三項表外融資合計減少217億元,表外融資情況有所好轉,是多方面共同努力的結果。

    一是貨幣政策加強前瞻性的預調微調,與金融監管政策也加強了協調配合。

    二是金融機構逐步適應資管新規要求,持有表外資產正在出清。

    三是表外融資集中到期規模逐步減少,合規的表外融資業務保持正常增長。

    總體來看,社會融資規模中的表外融資降幅將趨于平穩,將更好地服務于實體經濟融資需求。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表內信貸投放較強和債券等直接融資回暖是社融保持平穩的重要支撐;表外融資萎縮趨勢明顯放緩且出現分化。展望未來,信貸、債券、股票三支箭將逐漸成為社融企穩的重要支撐。

    另外,聯訊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還指出,對于票據套利的關注與監管在2月下旬才開啟,時間偏晚,3月份及以后的數據可能更能看出監管的影響。

    人民幣貸款:

    2月增8858億元,同比多增465億元

    信貸方面,數據顯示,截至2月末,人民幣貸款余額為140.41萬億元,同比增長13.4%,增速與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0.6個百分點。2月當月人民幣貸款增加8858億元,同比多增465億元。

    綜合前兩個月來看,人民幣貸款增加4.11萬億元,同比多增3748億元。分部門看,住戶部門貸款增加9192億元,其中,短期貸款減少3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9195億元;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3.41萬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7399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1.92萬億元,票據融資增加6855億元;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減少2165億元。

    數據顯示,2月末,廣義貨幣(M2)同比增長8%,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4個和0.8個百分點;狹義貨幣(M1)同比增長2%,增速比上月末高1.6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低6.5個百分點;流通中貨幣(M0)同比下降2.4%。當月凈回籠現金7986億元。

    央行方面對此解讀稱,1月份M1增速較低主要是1月底臨近春節,是企業發放薪資、獎金的高峰期,當月單位活期存款大幅減少。不過,這一情況在2月已有明顯改善。整體看,M1回落主要反映全社會流動性的結構變化,不代表流動性總量規模的變化。

    央行相關部門負責人亦表示,2月份主要金融數據較1月份有所放緩,主要是春節因素導致的季節性波動,符合歷史規律,屬于正常情況。由于我國春節假期不固定,比較特殊,金融數據受春節季節性因素的影響較大,應當把一二月份甚至是一季度的數據統籌觀察。把一二月份數據合并起來看,前兩個月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總體適度,貨幣政策保持穩健,繼續對實體經濟提供較強支持。

    在溫彬看來,財政存款較去年同期投放少,疊加春節后股市開門紅,分流部分企業及居民存款,導致M2再次降回去年6月的最低水平。M1增速略有回升,M1和M2剪刀差收窄,反映企業現金流有所改善,融資難問題正在得到邊際緩解,但仍需進一步暢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盡快由寬貨幣轉為結構性寬信用。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要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與去年相比少了“保持中性”四個字。對此,易綱回應稱,穩健的貨幣政策是一個內容非常豐富的政策取向,沒有提“中性”,更簡潔,但實際上穩健貨幣政策的內涵沒有變。

    “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體現逆周期的調節,同時貨幣政策在總量上要松緊適度。今年的松緊適度,就是要把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速大體上和名義GDP的增速保持一致。另外,要求我們在結構上更加優化,也就是進一步加強對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支持。最后,這個穩健的貨幣政策還要兼顧內外平衡,因為中國的經濟已經深度融入了世界經濟。”易綱分析。

    降準空間:

    有一定下調空間,但空間比前幾年小多了

    在會上總結過去一年央行的工作時,易綱表示,針對經濟金融運行出現的趨勢性變化,央行及時預調,主動作為。

    一是五次降低了存款準備金率,一共3.5個百分點,保證了流動性合理充裕,實現了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合理增長;

    二是引導利率下行。2019年2月末,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比去年初下降了70多個基點,貸款利率也有所下行;

    三是以市場化法治化方式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也就是說,在貸款投放和支持民營企業債券發行、研究創設民營企業股權融資工具方面加大了政策力度,金融部門對小微和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明顯加大;

    四是兼顧內外平衡,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國際收支更趨平衡,外匯儲備保持在3萬億美元以上;

    五是有效穩定宏觀杠桿率,管好社會總信用和貨幣的總閘門,把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之間的關系,實現了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GDP的名義增速大體上相匹配。

    對于2019年的貨幣政策取向,政府工作報告提到“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降低實際利率水平”。因此有分析人士猜測,央行未來或許會實行降息。

    對此,易綱回應稱,政府工作報告中說降低實際利率水平主要指的是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實際感受的融資成本比較高的問題。在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實際感受的融資成本,特別是貸款利率里面,除了無風險利率,主要是風險溢價比較高造成的,所以這個貸款的實際利率還偏高,主要是怎么解決風險溢價比較高的問題。

    而要解決降低風險溢價的問題,易綱指出,主要是兩個途徑:第一個途徑是利率市場化改革,通過改革來消除利率決定過程中的一些壟斷性因素,更加準確地進行風險定價,通過更充分的競爭,使得風險溢價降低;第二個途徑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它可以提高信息的透明度,完善破產制度,提高法律執行效率,還有降低費率,這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都可以降低實際的交易成本,也會使得風險溢價降低。

    另外,政府工作報告還提及“適時運用存款準備金率、利率等數量和價格手段,引導金融機構擴大信貸投放、降低貸款成本”。易綱表示,存款準備金率會逐步形成比較清晰的“三檔”框架,大型銀行為一檔,中型銀行為二檔,小型銀行尤其是農村信用社、農商行為最低的一檔,通過逐步簡化,使得存款準備金率有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據易綱介紹,金融危機后,現在發達國家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比較低,但超額存款準備金率較高。比如,美國、歐洲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加上超額存款準備金率達到12%左右,日本為20%,中國三檔的加權平均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為11%,銀行超額存款準備金率1%左右,加起來與發達國家差不多,且遠低于日本水平。

    易綱稱,發展中國家有個發展階段的問題,在這個階段,一定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還是合適的、必要的。所以下調準備金率,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應該說還有一定的空間,但這個空間比起前幾年已小多了。調整存款準備金率要考慮最優資產、資源配置以及防范風險問題。

    溫彬預計,央行一方面會繼續使用數量型貨幣政策,通過定向降準、加大公開市場操作力度等舉措,保持金融體系流動性的合理充裕;另一方面,有望再次啟用價格型貨幣政策

    關于2月信貸及社融數據緣何回落未來是否還

    ,通過調降OMO(公開市場操作)、MLF(中期借貸便利)、TMLF(定向中期借貸便利)等政策利率的方式降息,同時逐漸建立從政策利率向市場利率傳導的有效機制,有效引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下行。

    上海財經大學國際金融系主任奚君羊在接受《國際金融報》采訪時表示,降準的空間要根據宏觀經濟管理的需要和要求來確定。目前我國法定存款準備金比率是比國外要偏高一點,政策上面應該說還有放寬放松的余地。

    “目前經濟下行壓力比較大,銀行自己保留的超額準備金不足,企業、實體經濟仍然存在著融資難、融資貴的現象,物價水平比較平穩(2月CPI同比上漲1.5%,漲幅和目標比偏低),在這種情況下降準的空間仍然很大。”奚君羊稱。

    小孩便秘快速通便方法
    小孩為什么不愛吃飯
    丁桂薏芽健脾凝膠使用方法
    標簽
    友情鏈接
    三级片电影

    1. <legend id="hccfi"></legend>